老糜,天堂里有没有杨梅吃,今年我们给你家送去了!

时间:2015-06-09 来源:钱江晚报 作者:李竹青

       又到了本地杨梅上市的季节。

 

  每年这个时候,鄞州二院移植科的医生和护士们,心里都有个念想:又能看到来送杨梅的老糜了。

 

  老糜是移植科的老病人,今年60岁,2008年因尿毒症做过肾移植手术,术后肌酐一直偏高,常回来住院,但这位淳朴乐观的农村汉子,把这次手术看作一次新生,他打心眼里感激救他一命的医生和护士。

 

  老糜家在奉化莼湖,有几棵杨梅树。每年6月,他都会出现在移植科,两手各提着一筐至少10斤重的杨梅,满身是汗。

 

  然而今年,这两筐杨梅,大家不会再吃到了——去年8月,老糜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,虽然立即做了手术,但还是没留住他。今年4月底,他安静地走了。

 

  昨天,移植科又热闹起来,大家在商量,买些杨梅给老糜家送去,“这么多年,每年吃他的杨梅;他走了,该轮到我们给他的家人送杨梅了。”

 

  他是移植科的老病人

 

  也是移植科医护的老朋友

 

  昨天,鄞州二院的医生护士们,又聊到了老糜。大家都说,老糜这个人哪,特别和善乐观,没见他发过脾气。

 

  老糜到底是哪年来的医院?移植组长张静说,她知道。

 

  我们鄞州二院是在2006年成立的。老糜一直在我们医院看病——他有多年的肾病,后来发展成尿毒症,每周要做3次透析。

 

  2008年1月,他配对成功,又在我们移植科接受了肾移植手术。

 

  肾移植手术后,患者免疫力低,要在移植ICU特护病房住两周。这期间,家属不能探望,患者的生活和康复要靠医生和护士照看。老糜也不例外。

 

  我们对老糜的待遇,跟其他患者是一样的:洗脸擦身,端水送饭,拍背口护,伺候大小便;病情有变化的时候跟他讲讲疾病知识,减轻下心理负担。半个月后,他转到普通病房;又过了半个多月,他恢复得不错,出院了。

 

  当时移植科患者多,老糜没给我们留下什么印象。真正跟他熟起来,是后面每个月的移植随访中心复查。他每次都要来跟我们医生护士们打个招呼。

 

  后来他自己说,之前住院的时候,我们照顾他,他特别感动,好几次都想掉眼泪了。

 

  但是后来老糜又回来了,他肌酐指标一直不太好。反反复复的,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住院一次。我们跟他越来越熟,我就发现,老糜这个人,特别乐观和善,从来没跟我们挑过刺。

 

  他还热心,鄞州二院每季度都有肾移植病交会,病友们在一起学习交流,有好几次,老糜都提前到场,帮着医护人员搬桌子、摆茶杯,还跟大家讲自己的经历。那段时间,他帮了我们不少忙。

 

  生前他每年给医院送杨梅

 

  去世前他惦记给大家送鲜花

 

  反反复复住了好几年的医院,老糜跟移植科的医护人员,相处的跟家人一样。然后有一天,大家突然发现,每年到了杨梅季,就能吃上老糜送来的杨梅,这成了惯例。

 

  老糜到底是哪一年开始送杨梅的?为了这件事,大家还小小地争论了一番,有的说是2008年,有的说是2009年,谁都说不准。但是每次在医院看到老糜的杨梅,大家就觉得,哦,6月到了。

 

  两大筐杨梅,至少20斤,不管下雨还是大太阳,老糜都是自己亲自提来的。天气热,他的衬衫前襟和后背都湿透了,脸像刚洗过一样。

 

 老糜,天堂里有没有杨梅吃,今年我们给你家送去了!

  

      医护人员跟他说,不要这么客气,他就说:“我是农民,没啥本事,你们救了我,我也不能为你们做什么,家里有几棵杨梅树,送点杨梅给你们尝尝。”

 

  这两筐杨梅,一直送到去年;今年,停了。

 

  说到这里,移植科护士长忻夏的眼圈红了,她说,其实今年大家还是收到过老糜的礼物——一束白玫瑰。

 

  去年5月,老糜又因肌酐高住院了,住院期间他知道,5月12日是护士节。过节那天,他去买了一大束鲜花和一个大西瓜,送给了我们。

 

  去年8月,他又被确诊为结肠癌,并已转移到骨、肝,在我们医院的普外科接受了手术。

 

  身体恢复一些后,老糜说,移植科是自己的“娘家”,他申请回移植科住院,直到今年3月。

 

 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老糜最后住院时的情景,病床靠窗,他总长时间的看着窗外。我看得心疼,就去和他聊天,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我可能快走了,你们太辛苦了,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

  今年护士节,老糜的妻子和儿子带着一束鲜花来了医院,他们说,4月底老糜很安静地离开了,“他走之前曾说起,今年不能来看你们了,让我们买束花送来。”

 

  那是一束白玫瑰,白的耀眼。当天当班的护士们接过花,哭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

  大家说:

 

  今年我们给老糜家送杨梅

 

  其实前两天,移植中心张曙伟主任、OPO办公室副主任章娉(移植中心前护士长)等4位医护人员,代表移植科专门开车去了趟老糜家——又到了6月,移植科里常常提起老糜,每次说到动情处,大家都会掉眼泪:“这么多年,他对我们那么好,除了工作,我们都没为他做过什么”。

 

  大家都觉得,该去看看他的家人。

 

  在老糜的家里,他们看到了老糜的妻子,还有那几棵杨梅树。

 

爱,在感恩中接力

 

  老糜的妻子说,自从老糜移植手术后,在家总念叨医生护士的好,心疼他们太劳累,总想做点什么报答救命之恩,后来想到了家里的杨梅树,就每年都去送杨梅。有时遇到小年,老糜宁可让家人少吃点,也要把杨梅送去。

 

  老糜的妻子还说,每年吃到的杨梅,都是老糜起早亲手摘的,装满两大筐,再转乘3趟公交车,颠簸1个多小时才能送到医院。

 

  临走前,老糜的妻子叹了口气:“老糜走了,遇到小年,今年杨梅也没长。”

 

  这句话,听得他们心里酸酸的。

 

  回来一说,移植科的医护人员都说,要再去趟老糜家,带着本地新上市的杨梅一起去:

 

  “这么多年,每年吃他的杨梅;他走了,也该轮到我们给他的家人送杨梅了”。

 

留言
您的姓名: *
回复方式 电话回复 邮件回复
电话号码 *
电子邮件
留言主题 *
留言内容